夷玉

日常寄放处
韩叶本命

新的一年里,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岁里,希望能有所成长,有所改变,成为一个更好的我,成为我现在渴望成为的人,加油

随缘出,ios遥久之雨,350出
肝不动了肝不动了,尤梨碎片有1
可刀

卸lo读书!

心目中动漫的白月光:永久之永远,怪化猫,虫师和血咒圣痕。一想到就……无声呐喊

等了好久的由依1终于来了!玄学赛高!
以及走完零线发现……希零超棒!!!!!我吃!!!!!甚至想吃黑零希!

关于触摸语音的一些小妄想

超可爱!!!!

极夜无昼:

钟函谷的场合

蓝发男人那张看不出年龄的脸上稍稍浮现了一抹惊讶的痕迹,但一瞬间便被玩味所取代。
“没想到你竟然有这种兴趣……”
他嘴角轻扬,捏着下巴,深红的眸子里满是算计的精光。
“……不过,我并不讨厌哦。”
他低声笑了起来,伸手摊开在你的面前。
“只是相应的,你也得付出点代价啊。”



达尔维拉的场合

“你真的想看这个姿态吗?”
有着如同阳光般金色发丝却甘愿沉溺于夜色之中的黑暗之子隔着一层面具如此问道,他的手顺着被你触碰的胸口划下,经过精壮的腹部,到腰部收止。那手掌行进得干脆,却意外的撩人。
你说不出话来,却听见他似乎在面具下轻笑,又将手在面具上轻点了下,朝着你做了个不着调的敬礼的姿势,接着便隐入了黑暗中。



罗纳克的场合

那平时护在你身前的盾突然朝着你挥了过来,在你闭上眼想着死定了的时候,那盾确只是堪堪擦过你的鼻尖,在你的身前矗立,你看见那来自北方的族长转着肩膀,带着稍许困扰的表情自言自语道:“年纪大了吗……”



赛斯的场合

那素来没个正经模样的神官却是意外的反应敏捷,在迅速后退一步的同时,羽蛇权杖已经挡在了身前。他故意做出被吓到的表情,但上扬的嘴角暴露了他的坦然。他开口,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慵懒:
“喂喂,好不正经啊你?趁人不备吗?”
那蛇杖在话音刚落时便迅速的在你胸口处轻点了两下,不良神官露出坦然的笑容,继续说道:
“但还是太天真啦。”


晏华的场合

男人推了推荷鲁斯之眼,天蓝的眼里满是嫌弃,脸上的表情更是严肃得可以刮下一层霜来。
“我理解不了你,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正了正领带的位置。你看着那条绿色的领带,瘪了瘪嘴,不敢苟同他对颜色的搭配。
所以当那带着白手套的手伸过来帮你整理衣领时你是惊讶的。那深蓝发色的男人帮你细细地将领口的褶皱抚平,又将你的领带调正位置,你在那如同天空一般的眸子里除了专注外,还看到了不知所措的自己。
他叹了口气,再开口时语气里多了几分无奈,但也出奇的平和了不少:
“必须时刻维持个人形象,你也多注意一点如何?”


幽桐的场合

你看着面容清秀的男人像只猫一般的伸展了自己的身体,脸上带着满足的神情,像是刚刚做了什么美好的梦。
猝不及防的,你落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那怀抱的主人温柔的嗓音在你耳边响起,像是窃窃私语一般的低沉了不少:
“下次,可不要这样叫我起床了哦。”



阿岚的场合

你看着矮你一头的男孩,伸出去的手不知怎样安放。男孩叉着腰,嘟着嘴抬头看着你,那张性别模糊的脸上明显的写着“我很生气”四个大字,只是双颊也的确弥漫着令人误解的红晕。
“呀~真叫人害羞啊——”他拧着嗓子故作娇羞似地说道,伸手在你身上用力戳着表示不满:“你是想看这种反应吗?笨蛋!”



巴裘拉的场合

你的手还没能在那温热的褐色皮肤上停留一秒,男人整个便向后退去,那模样像极了受惊的猫,只是没有四脚点地而已。
锋利的阿普切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他一手撑地,一手握着阿普切背在身后,抬头,左右看了看,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住手。”


达格的场合

你看见那个粉粉嫩嫩的小胖子摸了摸肚子,扎着蔚蓝的小眼睛带着迷惘的表情看着你,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说道:“肚子……饿了?”



李若胤的场合

有着秀气的面容的小律师抬手看了看手上的手表,又望了眼四周,对着你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说道:“我是第一个到的。”


夏狩的场合

“大人的世界可是非常复杂的哦。”
大叔靠在盘古斧上,对着你一边笑着,一边亮出他肌肉丰满的臂膀。
“所以啊,得有能承担得住责任的双肩不可。”
他哈哈大笑着,拍了拍你的肩,过大的手劲差点将你整个人拍到地上,但他的眼里没有迷惘,只有对守护自己家人的热忱。


虎彻的场合

头巾少年拍了拍他结实的胸膛,爽朗的笑着,对你说道:“我的胸膛什么时候都可以给你依靠哦。”

尽管我们的眼睛可以看到不公,野蛮和虚伪,但任然有不会凋谢的欢乐,亘古不变。 ——约翰·狄克森·卡尔

呼……结果只是虚惊一场嘛!

抽完血了突然开心

许愿明天天气晴朗,万事顺利🙏